如果家长的苦心带来的是负面的效果
2019-09-01 07:23
来源:未知
点击数:           

看了这段话让我想到一个高三心理咨询的孩子,他经常失眠,静不下心来复习。家里有一个千百遍唠叨高三啦随时随地如同紧箍咒一般提醒高考种种相关问题的妈妈,自己感觉很烦,说:我学习最大的麻烦就是我妈,老师你把我妈妈搞定了,我就好了!

其实过分的关照也会给孩子增加压力,家长不要过多地干涉孩子的行为,要给他们一个比较宽松的复习环境。如果家长的苦心带来的是负面的效果,只能加大孩子的心理压力,产生家人对我太好了,一旦考不好,没脸面对他们的心理,就会使孩子背上巨大的思想包袱。孩子只是希望家长能以一种平常的心态对待高考,家长一切如常的潜在关爱的方式会对孩子正常发挥有利。

这个高考的故事恰好可以用西方心理学家艾利斯著名的abc情绪理论来解释。a代表诱发事件(activatingevents);b代表信念(beliefs),是指人们对a的信念、认知、评价或看法;c代表结果(consequences)。艾利斯认为,并非诱发事件a直接引起结果c,a与c之间还有中介因素在起作用,这个中介因素是人对a的信念、认知、评价或看法,即信念b。简言之,个人对刺激情境的信念和认知是引起情绪反应的直接原因。

如今,大学教育走上普及的道路,高考不再是决定前途命运的唯一途径。决定一个人能否成功也不再只看学历。俗话说学历是纸饭碗,关系是泥饭碗,能力才是金饭碗。除了有能力,坚强的意志、顽强的精神、健康的人格、乐观的心态也是成功必不可少的要素。家长们不要将全部心思都扑在孩子的考试分数上,孩子的健康成长需要家长更多地关注孩子能力的培养和健康人格的塑造。

研究人员认为,负面的情绪也许比正面的情绪更容易传染,因为接收情绪的人会努力去安抚释放情绪的人,这使得这种情绪更容易蔓延。而在关系密切的人之间,例如家人和恋人,这种情绪的感染就会更明显。

那天妈妈骂儿子是混蛋,但事后她觉得儿子其实很了解她,在她的潜意识里,就是有那样的期待,让儿子看到她的辛苦和期望,让这种看到和感动成为动力。那次之后她不这样做了,她明白了那是一种压力,让儿子既心疼又厌恶。很多家长都会出现像这位母亲一样照管过度的情形:顿顿给孩子送饭、在学校附近租房子陪读,甚至有很多高三妈妈自己辞掉了工作,做高三全职妈妈。

高三的考生和家长面临着巨大的压力。神经常常处于紧张状态,好像拉满的弓弦,稍有裂纹就会崩断。生活在这种高压下,家长和孩子的心理承受能力到了脆弱的极限,一点点不顺的小事都会使得情绪一落千丈,担忧、怒火、焦虑、抱怨会像膨胀已久的火山,喷射而出。

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夏威夷大学的心理系教授埃莱妮?哈特菲尔德及她的同事经过研究发现,包括喜怒哀乐在内的所有情绪都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从一个人身上感染给另一个人,这种感染力速度之快甚至超过一眨眼的功夫,而当事人也许并未察觉到这种情绪的蔓延。研究人员请一些志愿者在30毫秒的时间内观看一些有欢乐或愤怒表情的图片,在看完之后立即让他们看表情中立的图片,结果显示,志愿者开始明显表现出刚才看过的图片上的情绪。

高三家庭中的所有成员其实是处于雷同的状态,于是,这种糟糕的心情或者情绪便会在高三家庭中蔓延,稍不留意,就会带给自己的家人,使他们成为无辜的受害者。所以家长应当担当家庭情绪氛围的主要营造者、责任者,营造积极、正向、健康、和谐的高三家庭情绪氛围。

有两个秀才结伴赴京赶考,路上他们遇到一支出殡的队伍。看到黑乎乎的棺材,两个秀才心中都咯噔了一下。一名秀才心凉了半截,心想:赶考的日子居然碰到棺材,不吉利的兆头,他心情一落千丈,硬着头皮走进考场,黑乎乎的棺材如影随形,挥之不去。结果文思枯竭,名落孙山。

有位家长在一个高考论坛上发帖:不知道其他父母有没有我这种感觉,距离高考越近越觉得这孩子什么也考不上。平时好好的一个孩子,怎么这会儿好像学得知识漏洞百出了呢?瞧谁家的孩子都比自己这个好。每天看着小兔崽子不哼不哈的样子,心里着急还不能说。话说重了,他不念了,跟你翻脸,这个年龄的孩子正好是青春期逆反,真跟家长杠上,耽误复习不值。我就憋着,憋得一肚子火,看见他回来还得好言好语,问问你吃了吗?想吃什么?这几天累不累?早晨起那么早晚上睡那么晚吃得消吗关于学习的话,一个字不敢说。我天天憋着一肚子火,只要谁碰我一下,我的火就会冒出。

家家都有一本高三经,在高三家庭中会遇到很多相同的问题,跟上文两个秀才不同的命运一样,每位家长不同的想法,会产生截然不同的效果。有人因为一次模拟考试失败而整天提心吊胆,有人因为陪同孩子战胜失败而成就孩子高考成功;有家长因为孩子出现问题、偏科而陪着孩子退缩,有家长因为和孩子一同分析问题,找方法接受挑战而成为巨人

而另一名秀才一开始心里也咯噔了一下,但转念一想:棺材,不就是有官又有财吗?好兆头,看来今年我鸿运当头,一定高中。他心里十分高兴,情绪高涨地走进考场。结果文思泉涌,一举高中。

哈特菲尔德说,图片中的表情可以刺激志愿者大脑中相同的神经元,就好象志愿者也体会到了相同的情绪一样。一般情况下,当一个人感到高兴时,他的大脑就会向嘴发出笑的信息,而实际上逆向的活动也存在,即当一个人和一个快乐的伙伴在一起时,促使其发出笑容的面部肌肉也会向大脑传达信息,让他感觉快乐。

这就是为什么看到同一口棺材,不同的人会产生不同的想法,进而导致不同的结果。

有这样一位高三母亲,冬天的晚上,儿子每天下了晚自习风风火火骑车回来,总能看见妈妈裹着羽绒服站在小区门口等。终于有一天,儿子说:你觉得你站在那儿等我,我看见你冷成那样,心里觉得对不住你,就能发奋考上北大是吗?她说不出话,儿子接着说,我告诉你不可能的,你只会让我坚定一个念头,我以后要是有一百个儿子,一个也不让他参加高考!儿子说完帮她拉起羽绒服帽子,扔给她两只手套,骑车走了。

这位家长表现得有点夸张,更多的高三家长可能会一直处于一种高三焦虑情绪中。而事实上家长包括焦虑在内的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有可能感染给孩子。

我们知道,最后参加高考的是孩子,所以,家长,请把高考还给孩子吧!

由此可见,家长的信念以及对高考的认知、评价和看法是多么重要!德国19世纪著名哲学家叔本华也曾经说过,事物本身并不影响人,人们只受对事物看法的影响。

有高三家长曾经写过这样一篇日志:别说我是高考脸,我觉得儿子和他那些同学,一人一张高考脸。这些孩子也苦,正是管不住自己老想玩儿的时候,偏偏要去抢饭碗,想以后吃上好饭好菜就要努力,愿意吃糠咽菜当蚁族住胶囊就折腾吧,这话一说,显得我特恶俗,特让他瞧不起,可他自己也知道我说得对。这么一来特别纠结,一边蔑视我,一边不敢不严阵以待,你说多闹心啊!这些半大孩子,我一边逼着他念书一边心疼,没办法。人生识字忧患始,谁的事儿谁着急。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kefuxiaoyan.cn邢台市配资平台,株洲市配资平台,潍坊市配资平台版权所有